文/陳正翰 圖/YFS

02252013    

呂秀蓮前副總統昨 (24) 天甫從韓國返台,隨即南下台南與高雄召開記者會,為「一人一信,讓阿扁回家治療」奔走。今 (25) 天上午,呂秀蓮在高雄市劉世芳副市長、民進黨高雄市黨部王聖仁主委、20位民進黨籍高雄市議員,以及陳致中、鄭正煜、台灣神經學學會理事長陳順聖醫師等人陪同下,在高雄市議會召開記者會。

呂秀蓮表示,第一波目標將請十萬人寫信到總統府救阿扁,屆時馬總統若無回應,要在五二○當天、發動罷免馬總統。

02252013

高雄地區民眾如欲索取救扁明信片,可到陳致中服務處與民進黨高雄市黨部等處索取,只需於背面簽名 (明信片可多人簽名連署),貼上郵資即可投遞。

photo 2

創作者介紹

呂秀蓮的部落格

呂秀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一個廢人又如何,重點是他必須為他所犯下的罪行受罰,若是因為他健康問題就可以放出來,那其他受刑人是否也可以比照辦理!
  • 訪客
  • 我們沒有人說他不必受罪受罰!如果有錯當然還是要為他自己的行為負責。但前提是打從一開始未裁定前一連串的關拘,就已經在在顯示許多不公正的地方。甚至不給他為自己申辯的機會和空間,一開始說他有逃跑的嫌疑~阿扁誰不認得?能逃跑到哪裡去? 明明監室無特殊環境,卻被包裝成有特權住皇宮,如果這樣那如你所說其他人也應該比照辦理!?! (林益世還回家過什麼新年?)

    而且阿扁身為前總統,如果一個國家元首都受到無健康人權的對待,那一個國家又如何受到國際的尊重? 個人的過失他要受到應有的懲罰。但是不公正的司法也應該被檢視。
  • 訪客
  • 資訊從網路上得知,你知道網路是虛擬世界嗎? 每個人都戴著面具說話及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回什麼家,繼續關! 證據都擺在眼前了,別再睜眼說瞎話! 老話一句,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不做那些事,不就可以回家了嗎?
  • 原子筆老舅詹依君
  • 阿扁無罪 --- 「霧夜黑牢-落土番薯的答辯書」整理後心得
    陳昭姿部落格 2009/05/14

    5月11日,台北地院一如預期再度裁定續押阿扁兩個月至7月25日,預計阿扁將被羈押達227天。

    半年來民進黨中央與政治人物談扁色變,避之唯恐不及。阿扁真的罪大惡極嗎?究竟有多少人曾經細讀過法庭筆錄?或是只從媒體擷取經惡意扭曲的簡化報導?從去年12月29日離譜的更換法官後的羈押庭開始,我們開始整理阿扁的出庭筆錄,包括準備程序庭到龍潭案的實質審判庭,陸續出版了四本「霧夜黑牢-落土番薯的答辯書」,裡面記載阿扁的答辯詞、律師的辯護內容、證人的證詞,以及與法官檢察官交互攻防的筆錄。閱讀整理後,我們堅定的相信阿扁是無罪的,尤其是龍潭案。

    龍潭案證人總共有七位,包括蔡銘杰、辜成允、辜仲諒、林百里、魏哲和、蔡銘哲與李界木,除蔡銘哲外,其他六位證人的證詞都說龍潭案與阿扁無關。蔡銘杰說「龍潭土地要出售找夫人仲介這件事情,我從來沒有跟陳水扁見面或報告或接觸過,也從來沒有透過辜仲諒或者我的兄弟,向陳水扁告知或報告龍潭土地仲介的事情。」辜成允證實這件案子他完全沒有與阿扁有任何接觸或請託等事情,沒有作非法事情,沒有行賄官員,也沒有委託或指示他人行賄官員。辜仲諒供述,他帶蔡銘哲、蔡銘杰去見辜成允,也就是辜仲諒第二次見辜成允談龍潭土地仲介買賣時,辜成允就要求辜仲諒不要再管這件事,辜仲諒當時就已經退出仲介龍潭買賣的事;辜仲諒也證述他從來沒有因龍潭購地而與阿扁或吳淑珍接觸、報告或請求協助。林百里則提到遠在92年3月間,廣輝公司就已經向行政院要求協助取得設廠用地的事情,根本就沒有找過總統,也沒有找過夫人,只有曾經為了設廠找行政院長游錫堃做簡報。他特別提到吳淑珍本人沒有,也沒有透過她的所謂白手套,向他明示或是暗示為了廣輝用地要給錢的事情,他也沒有匯錢給吳淑珍或是她指定的帳戶。前國科會主委魏哲和更說明龍潭案一直是科管局在進行,後來透過行政程序呈報行政院,中間也透過經建會在審查。當檢察官問及「當天你進總統府陪同報告的時候,總統有無指示要採取哪個方案?或總統有無要你們積極處理配合的事項?」時,他都回答「沒有」。
  • 原子筆老舅詹依君
  • 唯一牽扯阿扁的是蔡銘哲,蔡銘哲說他告訴李界木,夫人有打電話給他,總統有請李界木進去想要瞭解一下龍潭的事情,請李界木進去官邸當面報告。然而,蔡銘哲這個說法卻被當事人李界木否認,李界木說是蔡銘哲通知他,夫人想要瞭解龍潭的案件,所以他才進入官邸向夫人報告。因為是第一次到官邸,所以跟夫人談話都是寒暄及聊天的性質,之後夫人問到龍潭的事,才講到廠商的意向有幾個方案,遭遇到什麼樣的問題。李界木說當天阿扁很慢才回來,他個人認為最得意的事情就是中科的事情,他急著向總統報告中科已經動工了,友達僱請了一萬多個人,一天可以吃好幾萬個便當,對選舉是很好的宣傳。因為總統很晚回來,還沒有吃飯,所以他趕快講完就告辭。至於進總統府報告之事,李界木回答檢察官詰問時也說,總統只是做政策上指示,沒有任何裁定,也沒有就採取第一或第二方案做出指示。由於當初特偵組在偵訊李界木時,沒有提供正確與關鍵性的資料,比如科管局92年12月2日的公文,國科會92年12月15日,行政院92年12月31日的公文等,以致李界木後來在法庭上做了很大幅度的翻供。李界木認為在偵訊期間因為事隔很久,他對事情只知道片面的,不是連結的,後來因為在法庭上看到所有的文件,比如筆錄、各種資料,他才聯想起來,也才能把這個流程寫出來。

    第一次起訴的扁案包括四部分,龍潭案、國務機要費案、南港案以及洗錢案。龍潭案在整理完法庭筆錄後,我們堅信阿扁無罪。國務機要費案問題不大,其一、公私混用從兩蔣時代到李登輝時代一直是如此,阿扁時代不過沿用舊習,這是歷史的共業,其二、只要引用馬英九特別費案的「大水庫理論」也可以過關(前特偵組檢察官吳文忠也有類似的看法)。南港案阿扁本來就不是被告,前三案過關了,第四案就不成立。因此,在法律上,阿扁應該是無罪的。

    很多綠營的朋友對扁家將政治獻金的剩餘款匯到海外一直耿耿於懷無法諒解,此舉的動機與思維見仁見智,然而,道德瑕疵與法律過失不能混為一談,阿扁目前承受的是司法的不公與迫害,我們要求的是 (一)在無罪推定的普世原則下,(二)透過符合正義的司法程序,(三)對藍綠所有政治人物採行單一的,公正的審判標準。這些要求難道不合理嗎?台灣人民,包括媒體朋友,尤其是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是否應該進一步對扁案深入了解案情後再來評論是非,如此才比較公正客觀?
  • 原子筆老舅詹依君
  • (法庭筆錄內容在陳昭姿部落格與鯨魚網站、台灣e新聞網站資料庫中可查閱)

    〔 資料來源: 陳昭姿部落格 〕

  • 原子筆老舅詹依君
  • 馬早知阿扁無罪
    馬總統是學法律的,不可能不知道保外就醫是法律的規定,保外就醫不等於放人!馬總統會說:「保外就醫等於放人」?所以合理懷疑馬總統早就知道阿扁總統沒有罪。

    辜仲諒說:「怕遭押才不實陳述,三億實未給扁。」辜仲諒已自證特偵組在紅火案教唆其咬扁莫須有的罪行,什麼事都看報才知道的馬總統,不可能不知道偵查與審判的程序均違法,馬總統居然視而不見,所以合理懷疑馬總統早就知道阿扁總統沒有罪。

    馬總統請最高法院的人吃飯,飯後兩天阿扁總統就被判罪,怎麼會先判罪,再找理由填判決書,這也太反常了!所以合理懷疑馬總統早就知道阿扁總統沒有罪。

    法官周占春判阿扁總統沒有罪,馬政府卻違法違憲中途換蔡守訓法官,蔡守訓就是那位能容許馬市長在東窗事發後,用捐錢給自己的基金會來抹煞其已發生的貪污行為的法官,所以合理懷疑馬總統早就知道阿扁總統沒有罪。

    看最近的新聞「賣黨產還抽佣金」,循這些脈絡發展下去,會不會有一天變成「陳 水扁是政治犯,馬英九才是貪污犯」! 時間可以證明一切!
    張貼者: Liru 於 上午8:47
    標籤: 心情日記與雜記, 阿扁無罪
    此篇來自台鄉物語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