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台灣的人,一年當中總有好幾個夜晚,大家守著電視 (過去是收音機,現在加上手機),也守著狂風暴雨,一方面祈求自家平安,另方面惦記遠方的親友。

昨天,2014年3月23日晚上到24日清晨,國人同胞無分藍綠,大家共同度過一場民主颱風夜。這場民主颱風,颱風眼在立法院,暴風圈涵蓋行政院和總統府。

連續幾天在立法院裡外平和理性反服貿協議的學生代表當中,昨天傍晚主戰派忽然快速轉移陣地,攻佔行政院,一場警民對峙與衝突引起的狂風暴雨無可避免地爆發開來。對於經歷過38年戒嚴統治的老一輩想必有時光倒流的錯覺,但對不知戒嚴為何物的年輕人,則是一大震撼,一頁嚴肅的歷史課題。

過去幾天我曾經陪學生守夜到天明,昨天情況越演越烈,我決定再去抗爭現場關心,卻被負責維安工作的特勤中心勸阻,以致無法出門,因為他們必須集中警力應變,我不能平添麻煩,也不希望被譏為作秀。無奈之下,只能守住電視,目睹整個風暴過程。

戒嚴時期各種訴求的抗爭活動,我幾乎無役不與。1979年12月10日高雄事件當晚,我在近10萬名民眾前應民眾一再請求,上台發表20分鐘的演講,激發民眾的熱情,也目睹鎮暴車和軍警施放瓦斯「未暴先鎮,鎮而後暴」的過程。第3天清晨5點半,我第一個被逮入獄,並被判12年徒刑,實際坐了1933天的黑牢。

比較昨天和高雄事件,不能不說社會在進步,當年沒有手機網路,電視也只有3台。訊息封閉,根本得不到外援,事件真相也一再被抹黑扭曲,公權力鎮暴的手段粗暴不堪,黑道份子和軍方事先潛入群眾中滋事鬧場,擴大事端以嫁禍反對黨,作為我們「暴力叛亂」的藉口。此次318學運的青年領導人十分優秀,可惜錯估情勢,一再升高訴求,又臨時轉移陣地,給早欲鎮壓的馬江當局出手的時機。

事隔35年,同樣不變的是國民黨領導人耳不聰、目不明、心不誠。當年蔣經國被其愛將王昇欺瞞,捏造美麗島暴力造反的假情報,佈下天羅地網來誘捕一代民主精英,造成許多人家破人亡,也造就受難者家屬及辯護律師的新一代人才。

前兩天江宜樺及馬英九先後召開的記者會談話,暴露出這兩位擁有國家最高行政權的人完全不懂民情、拒聽民意、高傲蠻悍的特點。他們錯估情勢,誤解民情的代價會有多高?絕對不是他們所能預估的;問問他們的導師蔣經國吧。

美麗島事件促成38年的戒嚴統治終告解除,50年的一黨專制也於2000年結束。台灣人手無寸鐵,卻能把Mission Impossible 變成 Mission I'm possible!

過去,我們改寫悲情歷史。民主颱風夜過後,我們要締造光榮歷史!

創作者介紹

呂秀蓮的部落格

呂秀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