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後記-- 1. 昏睡跨年

 

當全球各地興奮地瘋跨年煙火秀,或想方設法捕抓2015年第一道曙光,想不到我卻在台大醫院渡過跨年夜。嚴格說起來,我是昏睡跨年。

 

12月31日晚,從台中監獄趕回台北228公園時已過10點,跟群眾寒喧及記者訪談之後,11點疲憊上「床」。那晚由多位女性姐妹相陪,我在網友送來的屏風遮閉的小空間,用沙發椅當床,裹著一張好姐妹送的羊毛毯入睡。暗夜裡陣陣寒風把帆布颳得東搖西擺,冷氣穿過帆布縫隙陣陣襲來,我不自覺地瑟縮起來,終於一陣陣痙攣,腹部絞痛起來,左腳開始抽筋,我的呻吟聲驚醒一旁的好姐妹,她們立即電召台大醫院派救護車來,昏沉中就被送進病房,醒來時,已是2015年元旦上午10點半鐘。

 

 

我的絕食從12月28日下午4點半開始,直到元旦凌晨1點10分被強制送醫為止,超過81小時。根據醫師的説法,72小時是極限,由於天氣寒冷,第一天還大雨滂沱,小雨不停,所以當天晚上我已手腳冰冷,血壓因此飊到190,而血糖也一度降到60,雖非搏命,也算盡心盡力了。

 

當然特別要感謝前國防部長蔡明憲和從紐約專程趕回臺陪同絕食的黃再添台僑代表,我們三人年齡加起來超過二百歲,如果再加上張葉森、郭正典二位大醫師第一夜一起陪同,五個絕食救扁的人加起來年齡共三百多歲老人也算台灣奇蹟。此外,涂市長曾是承諾共同絕食的唯一參加的縣市長。另有許多各界人士參加靜坐。

 

 

 

絕食後記-- 2. 失落的除夕

 

12月31日清晨6點鐘,我在台北228公園早鳥族的嘰嘰喳喳聲中醒來,簡單漱洗完畢,7點鐘動身前往台中監獄。

 

門外上百位扁迷們守候在鐵柵旁,焦渴地望向柵欄裡面,我跟他們寒喧致意,便在這幾天陪同絕食的前國防部蔡明憲部長與紐約台灣同鄉代表黃再添及北社社長張葉森醫生,與前立委林國慶等人陪同之下,入監探視陳前總統。

 

我問他行李打包了沒,他右手揮揮,苦笑説沒有任何指令,不敢打包。過去打包過,變成空歡喜一場。然後他忽然想起,一大早獄方幫他結清福利社購物帳單,他簽了名。或許這是好跡象。不久,陳致中到來,我問他是否獄方通知他來,他搖頭,「我固定每週三上午來。」

 

我的心略沈一下。我因美麗島事件坐牢最後一天,天未亮就被告知可以打包東西,下午,我大姐被通知來看我,那個傍晚,我就回家了。所以我還是慫恿陳致中設法打包,免得核准令下來,我們還得再等半天。

 

一個小時會談結束,蔡部長説要見典獄長,要求阿扁總統應在副總統陪同下走出監獄向群眾打招呼。正在主持會議的黃典獄長出來跟我們打招呼。我謝謝獄方對扁的照顧,並送上兩盒水果慰勞管理人員,他原先不敢接受。我堅持並説希望以後不必再來打擾你們。

 

步出鐵柵門外,我們繼續在一旁帳篷下絕食靜坐。由於血糖由120降到80,早上出門前更降到60,身子越來越不舒服。中監請我進到會客室休息,我看到救扁最力的陳昭姿、郭正典、張葉森三位醫師滿臉焦慮,陳昭姿醫師不斷打手機探消息。她還跟我說,如果呂副總統和阿扁總統可以一起出現在群眾面前,大家一定會特別高興,因為這個鏡頭台灣人民太久沒看見。

 

我心想,扁不出來,我就不出來。但因家屬進進出出,我手腳又都失溫畏寒,就走進停在太陽底下的座車內休息,昏沉中忽然聽到陣陣鼓噪聲,倏地醒來,大約4點鐘,我想還是去跟民眾打招呼,就顫危地下車,來自台中、彰化及嘉義的多位議員立即趕過來,我就在兩位女議員的攙扶下走向鐵柵門,用大聲公告訴她們大家要有信心和耐心,因為我所得到來自多方的訊息,包括立法院柯建銘總召不斷給我的訊息,今天一定會放人。他特別告訴我,法務部同意由我陪著阿扁向群眾打招呼。早上阿扁告訴我,獄方準備用車直接載他去高雄,不准他面對民眾。經我反應,柯總召終於爭得法務部同意。但我從未說要陪阿扁總統搭車去高雄。因為我當時身體極為不適,那可能再南下高雄。

 

這中間,我還打了幾通電話,各種管道都讓我相信阿扁今天一定會回來。到了5點鐘,我看到中監員工一個個下班出來,辦公大樓一盞一盞的燈熄滅,天色也暗淡了,我的心裡沈甸甸地,正在狐疑到底怎麼回事?

 

大約5點45分,副典獄長來告訴我,因為台中到桃園途中出了兩個大車禍,中監的公文專車開到桃園八德交流道又大塞車,矯正署委員已下班,所以無法開會,今天確定不能放人。我立即叫隨扈了解是否真有車禍?哪有那麼湊巧的事?若用車禍呼攏,我絕不罷休。我問他公文為何送的那麼晚?他說台中榮總直到昨天(12/30)傍晚才送來全部報告,典獄長晚上開會到11點多,今天早上(12/31)再開會整理完報告,下午二點多鐘公文才由專人專車送往矯正署。

 

不多久,隨扈自國道六隊查證二次車禍屬實,雖是人禍,也是天意要好事多磨。我內心暗忖,阿扁真是歹命,注定還要多待4天。唉!

 

天意如此,我只好向群眾説明,安撫他們失落和憤怒的情緒,然後驅車北上回到台灣博物館廣場繼續絕食,直到半夜不適被強制住院。

 

阿扁固然歹命,馬英九也很倒楣。這次他真的想用釋放阿扁作為政黨和解的一步,卻被法務部搞砸。元旦當天,他果真被社會大眾罵個臭頭,枉費他在祝詞中釋放出來的和解善意,他的手也被柯P 譏諷為「死亡之握」!

 

更倒楣是我,別有居心的人竟然將12月31日無法放扁的責任瞎編胡扯硬要我負責。這年頭造惡業的人耀武揚威,做功德的還得承受冷嘲熱諷的捶煉,阿爾陀佛!

 

 

絕食後記-- 3. 飢餓的滋味

 

俗話說,「飽漢不知餓漢飢」,真的!

 

元旦當天我昏睡到上午10點半,醒來發現小几上有一盒早餐,掀開一看,只有濃稠乳白色的米湯,我高興地喝下大半盒。一個半鐘頭後,有人推開房門喊「送午餐」,我又高興地下床,掀開一看,又是同樣的米湯。傍晚5點鐘,我又被送餐的聲音叫醒,還是一大碗米湯!

 

但是我真的餓了,沒進食已將近90小時。醫生同意我可以喝一碗豆漿,配一個饅頭,隨扈買來時,我好開心地慢慢享受。

 

第二天總算吃到一碗稀飯和兩小碟青菜,中午第一次吃到一小撮白米飯和三樣菜,但不多久,我又感到飢腸轆轆,好想吃東西喔!

 

絕食只是一時的,也出於自願。我想到寒冬中有多少吃不飽穿不暖的窮困人家。但願大家努力縮短貧富差距,讓每個人衣食溫飽。

創作者介紹

呂秀蓮的部落格

呂秀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