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心蓮語64

歐洲反恐,越反越恐

 

歐洲是現代文明的發源地,很多人都羨慕歐洲人的生活水平,無論在物質或精神層面。但很少人想起東歐曾經被希特勒和史達林兩個殺人魔統治長達50年之久。

 

2011年夏天我去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3個波羅的海國家旅遊,陪同的我國大使在我們停在平交道等火車經過時告訴我:

 

「二次大戰時,歐洲的猶太人最怕聽到火車長鳴的聲音,因為納粹只要發現猶太人,就抓上火車載去集中營屠殺。二次大戰後,歐洲人更怕火車長鳴聲,因為蘇聯軍隊遇到歐洲人就抓上火車載去西伯利亞勞改。」

 

我當時聽得毛骨悚然,也才發現原來所有的幸福都是用血淚淬煉出來的。台灣人常怨嘆命苦,但比起歐洲,原來我們還算不幸中的小幸。

 

沒想到如今歐洲又陷入伊斯蘭教的恐怖攻擊驚慌失措中,美麗的花都巴黎,在不久前遭伊斯蘭的恐怖主義殺燒肆虐,頓時花容失色,短期內很難恢復觀光盛景。不只巴黎,德國和比利時同樣被列為恐怖攻擊的目標。

 

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遍佈在歐洲左鄰右舍的北非和中東,信仰伊斯蘭的移民或難民遊蕩在歐洲各國,經濟和社會地位遠遠不如歐洲白人,形成強烈的貧富優劣對立,如果不根本徹底彌平,光憑43國元首手牽手走街頭,高舉言論自由,無視種族和宗教歧視,問題依然無解。顯見歐美的反恐,越反越恐。

 

真主阿拉、上帝耶和華,或者釋迦牟尼佛都是宣揚愛與和平,為什麼不能顯靈弘法,讓不同宗教與種族之間相互包容尊重呢?在台灣,我們合法立案的宗教有27種,不但自由,而且不同宗教還可以為祈安祈福合作在一起,從未聞異教之間會起衝突。台灣堪稱宗教王國,宗教的愛與包容,早已淬煉成台灣價值。

 

 

 

蓮心蓮語65

台北市對不起社子島

 

如果說每個城市都難免會有 forgotten corner 被遺忘的角落,社子島就是被台北市遺忘的地方。

 

社子島在台北市的西北側,鄰近關渡平原,被淡水河和基隆河環抱,面向觀音山,原來是個山明水秀的好地方,但1963年因颱風水患而被宣布禁建,50多年來當地的住戶均已殘破不堪,無法改建,生活機能的匱乏仿如中南部的偏遠鄉間,3、4千戶共1萬5千多位居民,生活苦不堪言,自嘆為台北市的三等公民。

 

歷任台北市市長對於社子島漠不關心,每逢民怨均敷衍了事,直到2010年行政院才通過「社子島開發計畫」,郝龍斌宣布投入11年700億,要將它開發成為台北的曼哈頓。但終其任期,社子島還是被遺忘,文風未動。我多次去關心,與里長鄉親座談,深切體會他們的悲苦和怨嘆,也有許多構想,如果能當選台北市市長,一定要還當地居民一個公道,還社子島一個風光的未來,像美國佛羅里達的羅德岱堡,在沼澤地上建構美麗的城鄉。

 

但因為民進黨硬要禮讓柯文哲參選,我只好成全他。沒想到他居然喊出「不如每人發300萬,停止開發社子島」的驚人之語,相信社子島的鄉親一定內心在泣血。

 

台北市對不起社子島!台北市市長必須認真還社子島一個公道!

創作者介紹

呂秀蓮的部落格

呂秀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