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變盪,台灣處變不驚?

呂秀蓮

 

過去兩年因東海及南海爭端,太平洋並不太平。最近菲律賓新任總統杜特蒂特立獨行,而南韓總統朴槿恵大統領因閨密干政弄權致政局動盪,而俄國、中國及北韓盤踞北方,虎視眈眈,使東亞地區充滿惶惶不安。

 

今年年初上任的杜特蒂,由於外公來自中國廈門,而菲國共產黨創始人施順José María Canlás Sison 是他的政治啟蒙師,加上他所生長的民答那峨在美國殖民時期飽受美軍欺凌和迫害,對美國早已心生不滿。走馬上任後他公開嗆美反美,並且親中友共,引起國際震驚。

 

1120-24日他到北京進行國是訪問,直言中國是菲律賓經濟的唯一希望,他將繼續向中國,也向俄國靠攏。北京之行讓他達成經貿、建設及農業合作等共13項協議,總金額135億美元; 中國也同意菲國漁民可自由在黃岩島周邊海域活動。

 

接著他又飛往東京,與日本安倍首相杯酒交歡,重申菲日兩國友好國際情誼,此行又讓他簽署多項協議,包括日本向菲方提供兩艘海岸防衛船隻及 T-90 軍事訓練機,支援興建馬尼拉地鐵,並向杜特蒂的家鄉提供總值 50 億日元農業援助。

 

其實菲律賓在前任總統艾奎諾三世領導之下,經濟表現亮眼,但近年因油價下降,中東國家減產而遣返大量勞工,又因國際航運發展停滯,船員和漁工也大量失業,影響菲國外匯收入,其貿易出口總額今年連降17%,貨幣嚴重貶值。為提振經濟,杜特蒂認為遠親不如近鄰,於是拼命靠攏中日兩個鄰邦。

 

按亞洲各國大都採行「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的兩手策略。菲律賓與美國畢竟有百年之交,杜特蒂知道軍事上無法與美國切割,蘇比克灣及克拉克基地牢牢維繫美菲兩國的經濟及軍事關係,雖然他多次跟美國惡語相向,但還不敢與美國斷交。他說,「維持美菲關係對菲律賓最有利,但需要透過加強與中國的關係來施行更具獨立性的外交政策。」一語道破「親中疏美」的外交算計!

 

其實自從馬克仕跨台以來,歷屆菲國總統便一直在美中兩大國之間搖擺。1990年代羅慕斯總統與中國交好,但仍跟美國簽訂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其後艾若育女總統以同意共同開發南海換取中國65項的經援和建設協議。前任總統艾奎若三世十分親美,也親日,華府一直將菲日兩國視為亞洲最佳軍事盟友,美國重返亞洲的二大基地。沒想到杜特蒂改弦更張,多次公然羞辱歐巴馬,卻稱讚習近平與普丁,流露出他對共產主義的思慕和幻想。

 

因此之故,雖然菲律賓在美國暗助之下打贏南海仲裁官司,但他並未以贏者之姿對中國咄咄逼人。中國斷然否認仲裁效力之餘,繼續進在南海行填海建設與軍事部署,以經濟利益誘惑南海周邊各國,弱化美國在東亞的影響力,致使南海仲裁有若無,贏非贏,輸也非輸。

 

菲律賓是台灣的近鄰,韓國也是。杜特蒂的獨立外交能否左右逢源?要看下一任的白宮主人而定。朴槿恵的閨密門風波,各界皆摒息以待。同樣由女性領導的台灣,難免也會擔心520以來頻率超高的街頭抗議對蔡英文總統的威權挑戰,以及習洪聯手「反獨促統」,對兩岸發展的沖激。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520之後藍綠對立加劇,外交更是節節挫敗,包括世界衛生大會、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會議,國際民航組織以及國際刑警組織大會,無不受到中國打壓阻撓,雖然事前都獲美國的支持和協助,但一再證明美國已無能為力。美國的權力真空期還得持續到明年新總統上任,弭平政黨對立與社會裂痕之後,民主憲政機制才能復原。

 

以這兩天在印尼召開的「國際刑警組織大會」為例,歐巴馬總統於318日簽署國會通過的「美國政府協助台灣取得國際刑警組織觀察員法案」,不能說不用心用力。此一組織並非聯合國體系,參與資格並不以主權國家為前提,而且秘書長為德國人,但結果台灣還是被拒絕在外,這對明年台北市主辦的世界運動會的反恐措施和維安工作,相當不利。

 

台灣在國際上已經退無可退了,難道民進黨只會用開罵,國民黨只會幸災樂禍,而行政團隊只會兩手一攤噤聲迴避嗎?我們的左鄰右舍均已產生變局,台灣維持現狀已不可能,唯有「革新」和「突破」才有可能化危機為轉機。國安團隊,別再高枕無憂,麻木不仁了。

創作者介紹

呂秀蓮的部落格

呂秀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