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心蓮語79

台灣的外交曙光

 

如果說羊年的吉祥話是喜氣洋洋,開春以來美國陸續傳來幾件消息,令人嗅出早春的訊息。

 

春節過後第一個上班日,我駐美代表處的車輛全部換上新車牌,由美國國務院核發的「E」字頭,樣式與各國駐處外交官相同,這是美台斷交36年以來,第一次更新掛上外交車牌。1979年斷交時,駐美代表處車輛全部降為普通車牌,直到1999年才准予更換為「外國機構」車牌,再經過15年,終於爭取到「外國政府」車牌,左上角有美國國徽,右上角有OFM (Office of Foreign Mission),這是美台關係一頁漫長的滄桑寫照。

 

2月27日,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冬季會議通過21項決議案,其中與台灣有關的多達11項,獲無異議通過。決議案盛讚台灣的民主進步,肯定「台灣社會的開放、自由及多元已是東亞及世界的模範」。台灣密切與美國合作以打擊國際恐怖主義,並援助伊拉克和敘利亞難民,也參加九一一紀念基金和人道救援,「面對全球各項挑戰,台灣扮演關鍵角色」。台灣是美國第十大貿易夥伴,去年環保署長訪問台灣,「重申華府與台北之間高層諮商與交流之重要。」決議重申。美國堅定信守台灣關係法的承諾,持續提供防衛所需,以維繫台海和平安全穩定,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與歐巴馬政府「一道支持美國與台灣強化、深化彼此的關係。」

 

同一天,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葛來儀發表「台灣在國際安全中被邊緣化的角色」專題報告,呼籲國際社會應擴大台灣在反恐、執法、海事安全、防止核武擴散與核子安全、交通、人道救援與救災、人身安全及網路安全八個領域的參與,具體建議台灣積極爭取參與。她明言指出,中國是台灣參與國際安全組織的唯一障礙,因此美國應要求其他國家支持台灣的參與資格,並向中國及國際安全組織表達台灣在國際安全組織被邊際化的風險。

 

另外一個有趣的消息是,哈佛大學學生組織「國際關係委員會」舉行聯合國模擬會議,其官方手冊將台灣列為「國家」,中國留學生抗議,被驅離現場。此事引發中國網友激辯,有網友說:「台灣有自己的外交、軍隊、執政黨…這怎麼不是國家?」,更有人說︰「應由台灣人民決定台灣的未來!」這令我想起,幾個月前瑞典正式承認巴勒斯坦為國家,瑞典網站立即出現這樣的呼籲:「下一個該被承認的國家是台灣!」

 

在台灣外交初露曙光之際,奉勸朝野各界,從外交休克驚醒過來,突破外交孤立,積極進軍國際!

 

 

蓮心蓮語80

春節省思一二

 

日本訪問回來,我翻閱出國期間的報紙,在春節的時光隧道中,感覺到有些事值得省思。

 

第一件是紅包問題,紅包原有正反兩面意義,如長輩疼勉晚輩,或晚輩孝敬長輩,充滿熱情溫馨,值得鼓勵傳承。但如政商勾結的紅包賄賂,本是違法犯行,應予滅絕。

 

這幾年流行政治人物逢年過節包1元或10元硬幣,再印上自己的玉照或姓名,以紅包為名,行推銷自己為實,所花的錢或許不多,常花的是公款或募來的錢,但因此讓市井小民排隊等領紅包,所形成的社會觀感一方面是施與捨的反民主封建遺味,另方面豈不讓熱情的粉絲為區區1元或10元,排隊爭搶而無形浪費多少時間?政治人物在造就自己的媒體光環時,是否能想想用別的方式,鼓勵你的粉絲作更有意義的事?至少,我8年副總統,從未用發紅包來「討好 – 愚弄」粉絲。

 

第二件是放鞭炮及放煙火。人類破壞生態,污染環境,地球因不堪負荷而傷痕累累並導致天災地變,但國人放鞭炮尤其放煙火的傳統從不作一絲絲的檢討,而且帶頭花大錢的總是各縣市政府。台灣平均每人排放二氧化碳的數量是全球每人平均值的3倍,亞洲第一,但各縣市政府卻一再明知故犯,一因討好選民,二因討好媒體,三因這種錢花起來說少不少,說多也不多,燒掉以後核銷很容易。何況縣市長利用煙火活動吸引人潮再當眾亮相,媒體曝光,拉抬民調…. 儘管對地球殘害,對縣市長可是獲益良多。

 

第三件是選舉新聞。11月29日地方選舉結束沒幾天,媒體開始猜2016總統人選,接著猜立委。記者們奉命成為媒體內定的候選人的跟班,於是各家電視台的螢光幕從早到晚全是特定人物的鏡頭,內容不是去廟裡拜拜就是回應媒體一些無聊的問題,其他國家大事、民間疾苦,尤其世界局勢,完全不是媒體的興趣所在,也強迫社會大眾非一而再再而三收看同樣一個人的消息不可。這兩年更嚴重的是,不只新聞如此,政論節目也千篇一律談同樣的人和事。

 

台灣,難道除了選舉,沒有其他的事情需要關心嗎?

 

 

蓮心蓮語81

英雄?狗熊?誰編的故事?

 

年前震驚全國的高雄大寮監獄劫獄事件,堪稱高潮迭起,典獄長陳世志先被塑造成英雄,後來卻被罵成狗熊,法務部長羅瑩雪也因看報說故事而遭殃。

 

他被封為英雄,並被法務部長羅瑩雪公開誇讚,乃因媒體報導他在案發中主動與被歹徒擄押的替代役對換,成為人質,獲得社會大眾感動甚、讚頌。

 

但經過高雄地檢署的偵訊之後,卻認為典獄長在第一時間就被歹徒擄俘成為人質,追究案發過程,發現典獄長反應過慢,應變無方等等,因而被法務部記大過調職,被媒體痛罵為狗熊。

 

弔詭的是,如果典獄長第一時間就成為歹徒的人質,那麼是誰在外面編造他自動換囚的英勇事蹟呢?絕不可能是已失去自由的典獄長吧。到底是獄方還是媒體?發生這麼重大的事件,獄方誰有時間、有何居心要編造美化典獄長的謊言呢?

 

如果是媒體信口開河,胡亂編故事,那麼媒體有什麼資格改口痛罵典獄長由英雄變狗熊呢?若非一開始把他捧上天,典獄長容或處置失當,或真領導無方,也何必翻臉罵人狗熊呢?難怪他的女兒要替他不平,怨嘆「白幹了40年」。

 

做為閱聽大眾的你我,是否應該學聰明,拒絕被媒體耍弄?

 

更重要的是,媒體人,尤其媒體名嘴,他們應該報導新聞,評論事實,而不是製造新聞,評論虛構故事而自以為是。時下的媒體名嘴,儼然自兼檢察官和審判長,甚至成為上帝的代言人了。希望大家多留口德,多盡社會責任才好。

創作者介紹

呂秀蓮的部落格

呂秀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